亚洲城报导:

9月10日是教师节,近几天来,马云退休的消息在各大媒体上频频出现,马云退休了要去当老师。而原本也是老师出身的小罐茶创始人杜国楹认为,中国需要一个产品学院,教大家怎么做好产品,这件事太值得做了!

杜国楹的办公桌上总是放满了书,歪歪斜斜摞了一堆又一堆。他喜欢读书,所有商业经典,都会熟读很多遍,一边读一边做笔记。每遇到问题,都会重翻经典,保持常读常新。

第一次拜访杜国楹,谈到水滴定位于研究产品创新时,杜国楹的眼睛里瞬间有些东西被点燃了。他说全世界很多领域都有经典著作,唯独产品研究没有。

自1996年下海经商至今,杜国楹开拓了数个品类创新品牌,他说阶段性的成功之于自己已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
在产品这条路上,他久经磨砺,是一个对自己超狠的人。

2001年杜国楹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破产,用所有财产抵销掉欠款后,还剩下4600万欠债。大部分是他想退还给经销商的货款。他让自己手机保持24小时开机,好让供应商安心。

那是他人生被打回到谷底的一段路,一度焦虑到脑袋上长满了斑秃。历时3年还完了所有的债,面对库房里堆得满满的货品,他给自己写了8个字,“产品是道,营销是术”。以告诫自己:如果产品不好,其实最终欺骗的都是自己。

当年做E人E本,为了达到“真实书写的触感”,一个笔尖如何做它的摩擦力,在屏幕玻璃上如何做腐蚀,怎么把摩擦力的系数控制到最好,怎么实现书写翻页的效果……

杜国楹给日本知名数码绘图板公司Wacom,提了很多不可能实现的体验点。日本高管感慨说,没见过在产品上这么琢磨的公司。杜国楹说,在这个笔上他下了“天大的功夫”。

后来做小罐茶,在很多细节上,他更加“变本加厉”。

日本著名设计师神原秀夫的设计,提案到第8稿,杜国楹终于动心,到第11稿才最终确定——一个小罐,可以充氮保鲜,一罐一泡,手不碰茶。小罐从此成为一个新品类。

在撕开的体验上,到底多大力度最合适?找了不同的消费者,试了上万片,找了无数人去撕,最终找到了“最顺滑那一撕”——18牛顿。于是固化下来,以保障每一罐的标准化。这对整个生产过程,又是一个巨大挑战。

2019年1月中,小罐茶发布2018年销售收入超过20亿人民币的消息,随即网上开始出现各种负面的声音,有些甚至上升到了人身攻击。

风口浪尖,杜国楹始终保持沉默,他甚至不向任何外界求援。

他说,“为什么今天会出现这些声音,我们应该反思。我想我最应该做的,就是把自己能做的那部分做好。”

“下海23年,阶段性的成功对我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,我想下一个30年,专注做一件事情。”杜国楹认为,下一个30年,中国符号要走向世界。但在这条路上,必须拥抱年轻人。

因为杜国楹懂得,要想让中国茶重新焕发生机,走向世界,就必须让年轻人受上中国茶,如今,小罐茶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包包里、案头上的必备之物,因为,它让年轻人可以随时享受那份四溢的茶香。